青羽

じゃあ せめて此処に来てよ。

十三夜(一)【狐琴】

十三夜(一)


私设妖琴师觉醒之夜失忆。

【妖琴师视角】

  一月一日 

我忘记了关于我的一切,感觉真是糟糕啊。身体也不听使唤,而我不能在山上过夜,外边极冷,天上又淡淡地飘着雪花,只好强撑着下山去。头上的犄角隐约使我感觉到从今天起我便成为不为人世间所容之物了,得赶快躲起来才行。

 醒来时身旁有一张琴,看上去算不得太出彩;可我下山去时依旧带上了它,即使这样我的下山路难走了很多。

 我也不晓得我为什么会带上它,虽说现在看来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当我到山脚下时,雪已经积得很深了。过年人人都待在家里,街道也分外冷清——新年夜里大概没有店会开张的,但我还是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意料之外的碰见一间尚且有光亮的酒屋,酒屋名字也特别,叫做诸寄。半旧的桧木茸顶,于其下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干菖蒲,门端又清爽的挂着帘子,现出一点里面的暖光来。 

掀开帘子走进去,轻轻说了句:叨扰了。店里冷冷清清的,好像只有店里老板一个人。而他看上去喝醉了,趴在长桌上,身前的青瓷碟子里还盛着半碟清酒。奇妙的是他的头上长了两只狐狸耳朵,后面还拖着看上去蓬蓬软软的狐狸尾巴,头发同我一样,也是白色的——大概和我同样是妖物的吧,不过妖怪大摇大摆的出来开酒屋,真算是前无古妖。 

我推了推他,虽然打扰一只醉酒了的妖狐不太礼貌。然后我就看见他的两只狐狸耳朵支楞起来,埋在双臂间的脸也抬起来,不过我依旧没能见着他的脸就是了——趴着睡觉都要把面具戴着,也能算是奇妙的事情了吧,只是看上去倒是极清俊的模样。

 然后就听见他懒懒的声音:“怎么,过年都有人来小生这里喝酒的吗。” 说完这句话他仿佛才真的醒来似的,认认真真地看向我,虽然我觉得他面具下的眼睛或许还是半睁半闭迷迷糊糊。 

谁知道他下一秒就抓着我的手不放,嘴里还念念叨叨着 啊啊小生又见到命定之人了,小生命里能见这么美的人真是没有遗憾了啊一类的话。念叨完之后居然抓起腰间的折扇就要打架。 哎这妖狐怎么这么对待自己的命定之人?风刃打过来,店里暖乎乎的炭火盆都灭了,我也做好化形之夜就被杀害的准备。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受伤,我依稀觉得那张琴在护着我。 他也是那时才注意到这张琴的,也是那时才换了一种神色对我,连一直微微翘着的嘴角都抿起来。

 我问他能否给我倒杯水。从山上下来很渴,只是店里的炭火盆暖和的叫人恍惚,一直忘了这事。

 他起身去柜台,又迟迟不出来。半分钟后,我听见他尾音颤抖地说道:“你这琴,便是诸寄。也是我这店名的来由。”

 又及:那妖狐缠着我叫我在他的店里留宿,想来也没地方可去,而且看上去他是认得这琴的,也许晓得一点我生前的故事,于是我答应了他。 

【妖狐视角】 

一月一日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照例是不会有人来的,去年小生给自己藏的酒也终于可以拿出来喝了。 

今夜可不想遭人打扰,于是特地在门外设置一个不怎么高明的结界,拦住流浪汉和恶鬼一类的东西已经绰绰有余了。 透过窗看,外边淡淡地飘着雪花,挺好看。就是天冷——在冷冷的趴在桌上喝酒和脚边有一个炭火盆烤着之间做出选择太容易了。

于是把火盆从柜子里拖出来,火盆看上去格外光亮的,竟一点儿都没落灰,里面还画着什么图案,倒是觉得没经常用有点对不起它的意思。 把炭火烧起来,再用火箸扒拉几下,并不算什么费工夫的事情,平时却懒得用它,果然小生不太适合干经营这么累的活啊——但是为了漂亮的小姑娘,咳,不对,是命定之人,除去开开酒馆还能做什么呢? 

心情复杂地打开那瓶清酒,酒香溢出来,那点心绪也就消散了。澄澈干净的液体注入瓷碟的透明光影绝对算是令人着迷,竟比那些小姑娘的眼睛还要好看三分。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之后照例是每年的例行下决心:可不能再欺负小姑娘啦,一辈子应该少找些命定之人啦,不能再懒懒散散的过下去啦诸如此类的。但是稍微想想就知道压根不可能实现的呀,只是这么好的酒前不虔诚的许点愿可不行。 

然后小生就同预想中的一样喝醉了。不梦不醒的时候觉得有人推我——什么嘛,小生也是会有脾气的啊,于是小生冷冷淡淡的回了句“怎么,过年都有人来小生这里喝酒的吗。” 说完才把眼睛睁开,还是好奇这人容貌的。 睁了眼之后小生选择收回那些话,从比小姑娘的眼睛好看三分开始。小生觉得自己这一刻找到了真正的命定之人,找到了真正的爱情。虽然他看上去是个纤细清秀的......男妖。好吧小生不介意的,况且在小生对他说了他是我命定之人之后,他也不会继续活着了。 

小生是有杀掉自己命定之人这个习惯的。

 看了看面前人被艳艳炭火映照的带点嫣红的手腕,不禁偷偷幻想了一下它沾满芬芳血液的样子。真是美味呢。

 于是也就不再犹豫的抽出别在腰间的桧木扇子,砍他一下以示友好。以前我杀死心爱的人总要想点什么理由来脱罪,直到茨木童子告诉我他遇见酒吞童子前就是这么对别人的,遇见酒吞童子后就只知道和别人说上三天三夜酒吞童子的好。我还特意找酒吞童子查证了一下,酒吞童子告诉我他本人至今还这么对待茨木。啊这样小生就放心了,看来这种事情还真的是以示友好的表现啊。 

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小生没能打中他。有什么在护着他。这时小生才觑见他身旁那张看上去极朴素的琴,愣怔几秒之后又想起那个月色分外明亮之夜这琴发出的极优美的声音。 

为那人倒了一杯尚且温热的水,然后努力用清晰地声音告诉他,这琴就是诸寄,我店名的来由。

 也是这一刻,我决定再也不随便用命运这个词了。 

Ps:小生留那公子住宿,他竟答应了。欢呼雀跃。

 ——

*十三夜是一本短篇小说集 这里就是取了名字 与原作无关

评论(2)

热度(64)